厉害了我的法院!怀化中院今天兑现执行款过亿元
发布时间:2018-08-21 21:2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雷鸿涛 编辑:周紫云
0

图为执行兑现大会现场。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8月21日讯(记者 雷鸿涛 通讯员 周纯华 谌彦君)8月21日,怀化中院举行执行工作新闻发布会暨执行兑现大会,现场给11个申请执行人兑现执行款1亿余元。3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现场监督见证了执行兑付过程。这是今年怀化两级法院召开的第11次执行兑现大会。

执行兑现大会现场,最大的一笔执行款是3721万元,其申请执行人是怀化市东联建设有限公司。最少的一笔是107万元,其申请执行人是怀化市工程建设公司。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这笔执行款部分系农民工工资。

2018年以来,按照最高法院和省法院的安排部署,怀化法院工作重心向执行倾斜,“决胜执行难战役”专项活动如火如荼进行,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怀化法院积极参与怀化市金融秩序专项整治活动,集中开展涉民生案件执行行动,重点执行与人民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案件。截至目前,怀化法院共受理执行案9496件,已结案件7137件,结案率为75.15%,执行到位金额为23.71亿元。

执行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怀化中院还通报了七起典型案例,分别涉及拒执罪、司法拘留等。2018年以来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6254例,对9265人次发布限制消费令,涉嫌拒执罪移送17人次,司法拘留188人。

图为执行工作新闻发布会现场。

相关链接:

7起典型案例

案例一:

2012年11月15日,谢某湘因经营南杂店缺乏资金,向靖州县信用联社贷款10万元。贷款逾期后,靖州县信用联社在多次催收未果,将谢某湘诉至法院。2015年11月20日,法院判决由谢某湘偿还贷款本金10万元及利息。2016年9月19日,根据靖州县信用联社的申请,法院立案执行,但谢某湘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经法院查证,谢某湘与其朋友吴某君存在债权债务关系。2015年至2017年期间,吴某君在谢某湘的要求下,将16.4万元转账到谢某湘的亲戚张某安、谢某梅名下银行账户,上述银行账户均由谢某湘掌控,16.4万元被谢某湘用于偿还个人债务。

裁判结果:谢某湘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典型意义:本案被执行人谢某湘显然具有履行能力,但其采取隐匿、转移财产至其亲友名下的方式,逃避应承担的还款义务,致使法院判决无法执行,情节严重,最终被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实刑。

案例二:

2015年12月21日,向某江以经商为由向苏某平、向某星借款20万元。2016年7月11日,因向某江未归还借款,苏某平、向某星遂向法院起诉。2016年9月27日,法院判决向某江偿还苏某平、向某星借款本息共计22.4万元。判决生效后,向某星于2016年11月25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通过查询,得知向某江名下有湘N8098C本田牌小轿车一辆,因向某江与向某星达成按期付款协议,未对上述车辆进行查封。2017年9月5日,向某江在未履行任何还款义务的情况下将湘N8098C本田牌小轿车过户给曹某军。同时查明,向某江名下的银行账户在执行期间有多次大额资金出入。

裁判结果:向某江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已由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

典型意义:实践中,有的被执行人为逃避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千方百计转移、隐匿财产。本案中被执行人向先江未履行义务,擅自将车辆过户给他人,致使该案无法执行,不仅侵害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也破坏了人民法院正常的执行秩序,情节严重,依法应追究刑事责任。

案例三:

朱某与段某成、符某红夫妻系朋友关系。段某成因缺少资金,于2014年5至6月共向朱某借款80万元。后经朱某多次催收,段某成于2016年1月30日向朱某支付20万元。因段某成、符某红未归还本息,朱某遂向法院起诉。2016年10月31日,法院判决段某成、符某红偿还朱某借款60万元及利息。判决生效后,朱某于2017年3月9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依法对段某成、符某红位于长沙市暮云镇西湖村龙湾国际社区二期高层2008栋1301号房产进行评估、拍卖,殷某鸿以123万元的最高价竞拍成功。2018年3月14日,法院下腾房公告。期间法院干警多次做段某成、符某红的思想工作,两人以法院处理其房产价格过低,拒不腾房。

裁判结果:段某成、符某红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已由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

典型意义:段某成、符某红作为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在人民法院向其发出腾房公告后,拒不执行腾房,存在侥幸心理,藐视法院裁判的法律效力,其行为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经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检察机关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案例四:

2014年5月3日,杨某锡等人因经营需要,向怀化市鹤城区信用联社贷款90万元。贷款到期后,因杨某锡未偿还债务,怀化市鹤城区信用联社起诉至法院。2016年10月27日,法院判决杨某锡偿还怀化市鹤城区信用联社借款本金90万元及利息。因杨某锡未履行判决,怀化市鹤城区信用联社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干警多次做杨某锡的工作,但其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不如实申报个人财产。经法院查证,杨某锡在湖南洪盛源茶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担任高管,每月工资1万余元,其名下有湘N9QX98大众牌汽车一辆,另有130余平方米的住房一套。

裁判结果:杨某锡有能力但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且不如实申报个人财产,经本院院长决定,对杨某锡司法拘留十五日。

典型意义:本案中,被执行人杨某锡担任公司高管,有房有车,完全有能力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还款义务,但拒不执行,最终被司法拘留,受到法律的惩处。

案例五:

申请人张某明与被执行人彭某兰身体权纠纷一案,张某明与被执行人彭某兰因建房产生冲突,在冲突中,被执行人彭某兰致使申请人张某明身体受伤。该案诉至法院后,法院判决由被执行人彭某兰赔偿申请人张某明身体受伤的损失17107.3元。判决生效后,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予以强制执行。法院通过穷尽一切执行措施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了查控,均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提供不出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经到被执行人彭某兰所在地走访调查,查明彭某兰因常年生病,无任何经济来源,生活十分困难,名下确无可以处分的财产,不具备履行能力。

裁判结果: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典型意义:此案属于“执行不能”。无财产可供执行直接导致无法实现债权。该案被执行人常年生病,无任何经济来源,生活十分困难,确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客观上并不具备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义务的能力。因此,此类这种情况就是执行不能,法院已穷尽一切措施,由于被执行人履行义务能力的限制,只能对本案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从法律上保障申请执行人的权利,待被执行人具备了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能力,可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

案例六:

申请执行人湖南通道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吴某琳、杨某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于2016年11月10日达成了调解协议,协议内容为:被告杨某海、吴某琳于2016年11月25日前向原告湖南通道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2 600 000.00元及借款利息694 942.00元(利息计算至2016年10月27日)。为此,法院制作了民事调解书,但是该调解书生效后,被执行人未主动履行义务,申请执行人湖南通道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29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法院依法查封了被执行人吴某琳名下的房屋门面并进行了评估拍卖,但经拍卖流拍后,申请执行人湖南通道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拒绝接受以物抵债,致使该财产无法进行处置。除此之外,经人民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吴某琳、杨某海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以致申请执行人湖南通道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无法实现。

裁判结果:2018年3月7日,法院就该案执行情况向申请执行人进行了说明,在征求申请执行人湖南通道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意见后,裁定终结本案的本次执行程序。

典型意义:此案属于执行不能,有财产也不一定都能实现债权。本案在执行过程中,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了拍卖处置,但申请执行人拒绝以物抵债,导致该案无法执行到位。该案执行不能的原因是申请执行人对被执行人财产选择放弃所致。法院依法对本案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待发现被执行人尚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时,再恢复执行。

案例七:

申请执行人玉屏侗族自治县鑫某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与被执行人周某、怀化市万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案经调解,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被执行人周某于2014年7月17日前付清所欠玉屏侗族自治县鑫某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借款517万元,利息按月利率2,5%从2014年7月1日起计算至本金偿清之日止,怀化市万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对该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据此,法院于2014年7月10日作出了(2014)怀中民二初第132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发生法律效力后,由于被执行人未能按期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申请人玉屏侗族自治县鑫某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于2014年7月22日向该院提出执行申请。法院依法查封了被执行人怀化市万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名下17套房产,但该查封财产系被执行人怀化市万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所涉另一执行案件中抵押给其它债权人的抵押物,且该抵押物价值低于所抵押债权,故该案申请人主动放弃了对所查封的被执行人财产的处置,同意由另一执行案件进行处置。被执行人怀化市万宝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周某暂无其它财产可供处置。申请执行人也无法提供其他财产线索。

裁判结果:法院在征得申请执行人同意后,对本案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待发现有可供执行财产时再恢复执行。

典型意义:此案属于执行不能,负债过多,财产不足以偿还所有债务而不能实现债权。该案在执行过程中,法院依法查控到的财产系被执行人抵押给其它债权人的抵押物,并被法院另一执行案件查控处置。故在该案中无法进行处置。